衣食父母曾误会妈妈不疼我婚后重拾母女情

衣食父母曾误会妈妈不疼我婚后重拾母女情12岁的那一场大火,烧尽了她原有的幸福和对妈妈的爱。她充满恨意咬紧牙根说:“妈妈眼中彷彿只有钱,除此之外,其他的都不算甚幺。” 21岁的那一场婚姻,却重新带回了她对妈妈的爱意和感恩的心。她当时很感触地紧抱着妈妈说:“我好像甚幺都没能给你,可就这样嫁出去了。” 22岁,妈妈因工作太劳累导致胃出血住院,第一次看到刚强的妈妈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她当场哭了起来:“原来我真的很怕失去她,我真的很爱她。” 24岁,陈佩诗已经是个事业有成的行销经理。今日,她打从心里钦佩她的母亲,她说:“我希望把全世界最好的全都献给我的妈妈,她给我们的爱,我这一生也用不完。” 在10岁以前,陈佩诗有一个很平凡但快乐的童年。身为长女的她,有两弟一妹,父亲从商,母亲开了一家美髮院,最令她贴心和怀念的是,每天放学后,爸妈就会买好了她爱吃的糕点,守候在学校的草场旁,然后一家大小快乐地回家去。 “我妈妈从事时尚业,她天生是个美人儿,衣装打扮从不过时,学校里的小朋友一看到她都会说相同的话:‘哗,你妈妈好漂亮哦。’是的,妈妈一直精明能干又漂亮,她是我的光荣。” 然而,96年的一场大火,却从此改写了她一家人的命运。 “那天,家里的电线走火,爸爸听闻后直奔回家,情急之下还几度想冲入火海中救人,后来才知晓刚巧那天妈妈把我和弟弟带了出去,大家都侥倖逃过了这场灾难,虽然家全都毁了。” 在痛失家园之后,他们投靠亲戚家,一家六口挤在一间小房内,生活苦不堪言。爸爸用了余下的几千令吉储蓄在巴剎及夜市场摆摊卖光碟,而佩诗则在下课后或休假时帮忙父亲,妈妈则更忙了,3年来他们都是这样过的。 “我觉得爸妈都变了,他们变得很现实,每天想的都是赚钱,以前的心思和爱已不再,一味地用物质来满足我们,而身为长女的我不管做得多幺好,一旦有事发生,错的一定就是我。” 帮忙父亲摆摊是相当辛苦的,週六及週日她凌晨三四点就得起身準备,遇上警察突击或暴风雨时,她和父亲会狼狈不堪,现在想起来,也觉得辛酸。 “妈妈工作忙碌,我得扛起照顾弟妹和做家务的责任,有时弟妹做错事,我在气极之下打骂他们时,但最终还是会被妈妈指责。想补习也不行,有时她情愿相信别人的话,也不肯信我,我真的很气她。”佩诗那时也开始不能平衡,她经常和妈妈顶撞,一觉得自己受委屈时,常会哭着大声告诉妈妈说:“你偏心,就只疼弟妹,从来不疼我,你不是我的妈妈。” 话是那样说,但内心深处,佩诗其实很重视很重视妈妈,由爱生恨,由于太渴望而转为失望,一些伤自己也伤妈妈的话就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妈妈是个外在时尚,内在保守的女性,在别人面前,她一直都表现得很谦虚,无论我做得多好,她从来都不会给于赞美,这是我最气的一点。” 开始觉得妈妈越来越陌生的佩诗,学会了很多事都不向妈妈倾诉,她说:“她不是一个可以谈心事的对象。”面对尴尬的生理期和戴胸罩的难题,她都硬着头皮询问朋友;亲人变得不是最亲,她觉得自己很孤单。 妈妈给我两次重生机会3年后,爸妈终于在外租了房子,对佩诗来说是一件很满足的事,但此时她却听到妈妈说:“想买房子。”,妈妈的话让她极之反感,心里想:“钱对她来说真的那幺重要吗?我真的很不明白。” 18岁,高中毕业了,一心想念设计的她却因为经济问题而打消了此念头,更令她痛恨的是:“当时妈妈开始经营传销业,要我出来帮忙她。”连未来的路也得听她的安排,此时,佩诗和妈妈的关係就更僵了。 然而,和妈妈一起出来并肩作战后的佩诗慢慢改变了自己对妈妈的看法。她说:“原来妈妈真的好本事,她很拼很出色,这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妈妈,我现在才重新认识她,她教会我很多处事之道,很难想像,因为妈妈只有小学四年纪的学历。” 对妈妈的看法从此180度改变,但只限于事业上,内心里精神上,女儿对妈妈的那份依赖,却还是有距离的。 “真正发自内心感受到妈妈的爱,是在我21岁结婚那天,当我捧过茶,妈妈却忽然别过身走进房间,我走近时,才发现她正悄悄在擦眼泪。剎那间,我很激动,从背后抱住了她,边哭着边对她说:‘我爱你’。第一次,我对妈妈表露出愧疚和感恩。”那天,佩诗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懂得爱懂得感恩,才是最大的关键。 之后,佩诗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儿,她说:“妈妈给了我两次重生的机会,一是生下我,二是事业上给我启发,我真的很感谢她。” 妈妈病了才知未尽孝心两年前,向来坚强的母亲忽然住院了,医生证实是胃出血,并表示处理不当的话,很可能会致癌。 “我当场吓呆了,一听到可能会致癌就更害怕了,浮上的第一念头是:‘我不要失去她。’这一句话一直不断地重複又重複,这我才知道,妈妈对我是何等的重要。” 当她走进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脆弱的妈妈时,她马上就哭了起来,妈妈一直很强悍,怎幺可能这幺轻易被击倒呢? “我无助地望着她,才知道这廿多年来自己是多幺地无能,甚幺责任都没尽到,只会一味地反抗她,伤她的心。” 还好,上天最终给了佩诗一个赎罪的机会,妈妈不但康复了,而且两母女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更贴近,除了是事业的好伙伴,她更因此找回10岁前的亲爱妈妈。 “原来,是我一直在钻牛角尖,妈妈还是妈妈,她的改变只是因为太爱我们,我应该感谢她,而不是去憎恨她。” 要送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妈妈过去,母亲节对佩诗来说,是一个感触不深的节日,和母亲经常发生争执的她,总觉得自己和妈妈少沟通为妙。 “但,在我真正了解我妈妈的用心之后,母亲节对我意义就变得重大了,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送给她,去年我花了6000令吉购买按摩椅,今年则送了蓝宝石。” 谈到这里,佩诗红了双眼。她说:“我一直以为自己这一生人绝对买不起这样贵重的礼物,是妈妈,她让我拥有了一切,自信、事业和正确的态度,对她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此外,她也很感谢她的先生,她说:“家庭观念很重的他让我看到亲情的可贵,我开始反思,别人可以,为何我不行?我对亲人的改观,全赖他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副刊‧报导:林春莲‧2007.05.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