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恶法】六一二诗辑(二):再过去是海,还有地方可逃吗?

【引渡恶法】六一二诗辑(二):再过去是海,还有地方可逃吗?

逃犯
──记612香港「反送中」大游行

◎ 鸿鸿

万人何曾空巷
连巷子也挤满人
百万人都在街上
留下百万个无人房间
被窗外头呼喊的声音震动
微尘飞扬

夜夜支撑疲累身躯的床架
被胡乱翻开又弃置的书
还有角落里失偶的袜子
曾被暴风吹坏的伞
不解
它们的主人去了哪里
是在游蕩
还是逃亡?

从文革逃到六四
从广场逃到孤岛
从微信帐号逃到一张脸孔
再过去是海
还有地方可逃吗?

这一百万离家的人
都是逃犯吗?
这一百万之外的一百万又一百万人
都是逃犯吗?
这些离开店铺、离开学校、离开机场的一百万人
这拿着枪和盾牌对付这一百万人的部队
都是逃犯吗?
是谁拿枪抵着他们?

耶稣在逃
阿拉在逃
逃不掉的先知
被遣送进黑牢
逃不掉的信徒
被手术刀分尸
还有那些谨言慎行、埋头营生的人
他们能逃多久?
谁有权力赦免
他们没犯过的罪?
谁能还给他们
那微尘飞扬的房间
那本翻开的书
那张摇摇晃晃的床?

2019.6.15


8267639790392358


念金钟

◎ 蔡琳森

那时,你曾踏上过金钟。你爱的
那女人最迷人的性格
反映在茶餐厅伙计端出的脸上
咧咧乱嚷的待客作派
 
你爱的──爱他
十足世故,外表九分漠淡
裏头却不多不少三分暖。
但你是过客。
过客在距尖沙咀站十五分钟、红磡站十分钟的港潮楼
或(曾经的)北角书局街新光戏院侧舖
在湾仔谢斐道地下舖,一起啖椒盐濑尿虾
分让轩尼诗道的一份脆皮烧肉
一起步上雨中灰扑扑的深水涉鸭寮街
 
那女人,在好的时候是能一起并着肩走的
再更好时,是拿来吃的──
 
他曾对你说:无血性的存活
是不停孵蛋的鹌鹑
空有血性的营生
是患上了狂病的浪蕩的狗。
你爱的狗。你要他收声,只听
听邻桌缎面红桌布上筷匙给
手肘碰上了纷纷跌落地
铁的瓷的声音。唉,
这好恶意,他蹙眉
骂你,是他专备予你的声音,铁的瓷的
碰撞碎裂。
 
他睇餐车远远推来了经过了又推远
他甚幺也不取,只说:甚矣
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
 
──梦见歌舞场梦见煤气灯
梦见腾龙翻云金阁殿
 
他问:你是否也愿
用一次滚烫烫的血的捐输
交换一次革命性的觉悟?
断裂的,不是断续的
安稳明天
你愿,却无法。
随后他躺在你身旁,低声
洩漏了祕密:这城
是一座用人的肉躯
砌起来的炼狱!
裏头的人血,比不上
最便宜的眼泪
 
很快他便在梦裏。
梦外,犹是那一张万能的脸
脸下犹展示着自己的无能
 
(他还要梦,梦他的歌舞场,他的
腾龙翻云金阁殿……)
 
你已经过多回,他的上环
旺角洗衣街、铜锣湾霎东街 
没完没了的地址乱窜,门牌蔓长
人行道淤塞与车流不眠的闇夜
街头叮叮叮的节拍喊
喊着这个时代,喊着往日岁月
牛头角酒店里你曾
读柯恩的诗给他(你
还以为,那是最好的
讚美):「战祸必将
再次点燃,和平之鸽
势必再次被捕获
再次被买与被卖
再被买」继而
结束了买卖的话题
你们吃外带的冷了的炒蟹,轮流如厕
一起盥洗,做爱,相拥入眠
该晚,你们都暂且同意:
爱,可以是更好的生意
 
你曾问:无爱,但平静
难道不好?
我是无法是无爱而平静的,他如此答应你。
你不是不好的。你想这幺回他
却未出声。只发愿
要待他好,要待他
比好,还要更好
故而你愿让他有他的不好
他会知道,这是你的好
 
 
2019.6.13


11987771272377645

注视政府总部的十三种方式

◎ 池荒悬

一、
大楼在众人的凝望中
沉思
居然沉思
竟然像一个人

于是乎
众人凝望
列阵的制服

二、
一些学生
捧着读过的书本
徘徊许久
都找不到图书馆
退书

三、
半辈子过去
他亏欠别人
也被别人亏欠

在一家不可能倒闭的公司里
他是唯一的职员

于是乎
他把坏过的帐带来
结算一次

四、
如此安静
夜曲彻夜行走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To the Lord
谢谢你
请祂落来
见我

五、
萧邦是我的朋友
他叮嘱我
戴上口罩
咳嗽一旦开始
便不停发生

六、
橡胶子弹击落
仍在空中倾旋的钱币

公:同意驻留
字:反对撤离

七、
「最好是黎明前
射落太阳」
那些后羿
未读过中国历史

于是乎
用错兵器

八、
烟雾在凝固中无法自拔
谁都可以背着家人
在里面偷偷抽烟
而被发现的时候
不免是肺病末期

九、
鹏鸟从楼顶起飞
拉屎在街道中央
一轮扰动过后
屎和血
混成粉红色了

十、
萧邦走到他们跟前
从沥青地上拾起弹壳
盛满银杯

十一、
后羿们
提着比他们光灿的东西
走进庙堂
直至烟从反光玻璃的缝隙间
洩漏

十二、
在添马公园的草坪上
萧邦演奏了一次
义勇军进行曲
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波兰

十三、
人像气象图般
始终变化

结了又融
融了又结
人原来又似冰川

走落天桥
手錶适时停顿



相关推荐